执骨生花

众生荒唐,
但我有爱意满腔,
便不惧餐风饮浪。



主雷安





姜无恙♡
字涩之♡

荌蒾蓚:

安迷修深呼吸一口,再次从狙击镜里看过去,雷狮的手机还贴在脸边,他的声音从蓝牙耳机传到安迷修耳朵里。


雷狮当然不知道安迷修在干什么,所以他只是半开玩笑地说:


“真想早点回去,你比这种聚会好玩多了。”


安迷修的喉结攒动一下,强装出平稳声线,轻描淡写怪了一句:


“胡说什么呢。”


雷狮说:


“我可没胡说。”




风速平稳。


安迷修想。


微风,空气不算干燥,可见度很高,雷狮的后背正对窗口,他好像举手机举得累了,就换了只手,也没和别人交谈,还在百无聊赖地一个人站着。


毫无防备。


安迷修当然知道,保险销已经打开了,子弹上膛,他只要轻轻扣动扳机,雷狮就会和其他千千万万个目标一样,倒在一片血泊里,接下来是尖叫,骚动,然后他潇洒抽身——


狙击手要屏住呼吸两秒,然后气息就会归于平稳,那是最佳的时机。




一秒。


两秒。


安迷修睁开眼。


“砰。”




过了一会儿,雷狮的声音从耳机里传过来。他问:


“什么东西掉了?”


安迷修看了看已经被卸下,重重掉在地上的弹夹,说:“没什么。”


他掏出军用手机,给对方发了条消息:


——任务失败。


往日‘骑士’从来没发过这四个字,可当他真的发出去之后,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然而没等他轻松过一秒,对面就回话了。


——不,已经成功了。


什么意思?




安迷修二丈摸不着头脑地抬起头,心里没来由一紧,凑近前去再从狙击镜里看一眼,一直老老实实待在原地的雷狮果真不见了。


怎么回事?


他背脊发凉,出了一身冷汗,瞳孔缩紧,再三确认。他抬起手按在耳机上,语气发急:


“雷狮?你还在吗?”


没有回音,电话已经挂断了。




一双手就在这时候从后面抱过来,安迷修下意识动了,想用手肘直击那个人腹部,想抱紧那双不安分的手一个过肩摔,他有一百种格斗脱身的办法,然而他却只是僵了僵,没动。


因为这个怀抱太熟悉,因为他突然想通了很多东西。


早出晚归的恋人,相似的身影,没头没脑的任务,还有熟悉的任务对象。


雷狮就这么抱着他的小骑士,笑得轻佻又炫耀,像是在展示刚得来的珍宝。


他问:


“今晚吃什么?”




安迷修轻轻呼出口气,还有些不明白的问题,可以等到晚饭后再讲,此时他只是用眼神斜斜掠过得意忘形的恋人,闷闷答一句:




“红烧狮子头。”

评论

热度(1475)

  1. kk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红烧狮子头哈哈哈哈哈
  2. 神肆-伪流氓兔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3. 傅怀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4. Rinaldo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5. 鹿临白水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6. 执骨生花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7. MX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8. 氢氧根栗子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9. 庭柚垂实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兔子柚抹茶奶盖
  10. __南木乜°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11. HIKO_淮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12. 抹茶味的云糕( ˘•ω•˘ )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13. 以瞳为镜_以心为牢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14. Mrs.Jpe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15. 君役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16. 这是一个小号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17. 九千岁月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18. 九千岁月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