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骨生花

众生荒唐,
但我有爱意满腔,
便不惧餐风饮浪。



主雷安





姜无恙♡
字涩之♡

荌蒾蓚:

安迷修在相亲。


他,一个大龄未婚男青年,熬不过家长威逼利诱苦口婆心,在得到拍胸脯保证女方确实性格家境各方面都不错值得一看的情况下,终于万般无奈答应下来,去相亲了。
这几乎是每个单身青年的必由之路,是逃不过的宿命,是生物繁衍前寻找配偶的简化环节。


安迷修其实真的对相亲不感冒,他向来相信感情来源是日久生情细水长流,举案齐眉久处不厌,而非一顿饭的时间,两人攀谈互相交流,互通一番户口情况,就此定下整个枯燥乏味或满地鸡毛的后半生。


他想,怎么会有一见钟情这种东西。


然后对面椅子大咧咧坐下来一个人,他抬头,呼吸一滞。
也许月老抽空和兔儿神私会,红娘用红线玩了个翻绳,山崩海啸击打顽固礁石,把对外宣称坚不可摧的石头打出裂痕。


怎么会有一见钟情这种东西,该死。


雷狮也奇,他对老头子的指示没什么好气,但他那不成器的大哥从中作梗,惹得家长对他婚姻大事产生担忧,就此定下一桩非他本人所愿的相亲。
据说对面是个贤妻良母型的,家境和性格都很不错——
却没想到是个男的。


“……你是,来相亲的?”


雷狮蹙眉,他对性向之类的东西向来不怎么感冒,对小部分团体也没有歧视的恶意,倒有微妙的好奇。
他再三确认地点和桌号,准确无误。
他再三打量眼前一直傻愣着,刚回过神的男人,突然对接下来的相亲提起了兴趣。


“对,在下是…是来相亲的。”


安迷修连演上个话剧时的自称都爆出来了,雷狮也很给面子地笑出了声。


自我介绍中规中矩地展开,雷狮讶异于安迷修对自己的家庭情况只字不提,尽管他的白衬衫和领带看起来单调随意,然而却是出自某个圈内小众却有天才之名的设计师之手,明显经济条件就不会差。
但安迷修提的大多是有关兴趣和日常生活的话题,他刚开口的时候有一点因为紧张而引起的结巴,讲到自己家里养的猫的时候却眉飞色舞,讲到美学的专业领域更是行云流水。
雷狮一边听,一边颔首示意他继续,用起品酒的专业手法去喝杯子里某个年代的雷司令。


气氛很好,音乐不错,一切都好,这时酒店的门被人猛地推开。


一个妆容精致的女生匆匆走进,四处张望之后数着桌号迈步,然后在两个人落座的桌前放慢了脚。


这次相亲出了个乌龙,媒人同时把她安排给了两个对象,虽然中间人再三道歉,但当事的两位先生毕竟还不知情,还是由她出面处理更为妥当。
她已经做好了尴尬道歉的准备,没想到看到了这幅光景。


两个男人坐在桌前,一个面色微红,侃侃而谈,另一个扶着下巴,好像在认真倾听,两个人的红酒和食物都动得不多,看来是相谈甚欢,有种旁人难以介入的氛围。


这是个什么操作?


她目瞪口呆,脚步温吞地走过那个位置,还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雷狮早就注意到了她,此时抬头看她,目光深邃,食指抵着唇心,作噤声手势。
她迟疑着点点头,脚步先是沉重,然后渐渐放轻放慢,最后轻快地走出大门,深呼吸之后打了个电话,声音轻柔:


“喂,妈妈啊,嗯嗯,这就回来。”她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场面,笑意慢慢飞上眉梢眼角,她闷闷笑了两声,然后继续说:


“相亲?当然是泡汤啦——”


安迷修回过头,身后空空荡荡,他转回去看向雷狮,脑袋上冒出问号。
雷狮笑得更开心了,他说:“没事,你继续说。”

评论

热度(2270)

  1. 傅怀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2. 神肆-伪流氓兔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3. Rinaldo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4. 执骨生花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5. 氢氧根栗子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6. 庭柚垂实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兔子柚抹茶奶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