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骨生花

众生荒唐,
但我有爱意满腔,
便不惧餐风饮浪。



主雷安





姜无恙♡
字涩之♡

【雷安/R18】灵魂尘埃

吹:

=好久之前的800fo点文……ABO设定 @一只君瑾 ←点的Omega安锅!


=我流雷安 ooc式甜过初恋 车单独发。


=前情提要有点长 而且很无脑(……)车怎么开起来的,也很无脑。


=顺便祝大家开学快乐呀(


 


-


 


    有个omega死了。


    头上扎着啤酒瓶,柔软的身体生硬地躺着。


    又死了一个。人群里有人说,估计又是个婊子。


    ……对呀对呀,安迷修听见还有人回应,在外找姘头被自家老板发现了吧,哈哈。


 


安迷修躲在人群里,想说不是的。那个女Omega死的时候只与他一墙之隔,他知道发生了什么。酗酒的丈夫回来要强.暴他的omega女儿,母亲哭叫着扑上去,丈夫抓起酒瓶扎进女人头颅,血液顺着墙壁的缝隙爬到安迷修,蜿蜒爬行的鲜血像是某种可怖的长足虫。在此之后那哭叫伴随着他度过整个夜晚。夺眶而出的液体把尖叫声也熔化。


 


社会对omega的恶意是绝对的。幼小的omega起初也会问为什么,后来也渐渐失了声。而这些回忆常在他的梦境中做了极恶的东西,他一如既往地在这些梦境中听见那些绝望的咒骂——


“为什么我是个omega?”


“为什么——我天生就该这样?”


 


他的性别于是成了他最害怕的一样。


 


-


他自幻境醒来,大脑昏沉。


酒精麻醉了他的感官,用力甩头才接收到些许记忆。他实在不胜酒力,从宴会逃脱,易感期时来到那个信息素混杂的地方实在让他难以生出什么好感。他想呕吐,但胃里实在掏不出什么东西。


他远远听见脚步声,细微的碾碎石子的声音在他耳边无限放大,同时他嗅见此时他最不想闻见的东西——alpha的信息素。那气味熟悉而又强烈,刺得他四肢发软,极具侵略性的信息素让他脑子一片空白,同时也向尖锐的刀片切割他的肌体般勾引出安迷修无尽的恐慌。


为什么会有alpha在这里。


他没法想,作为Omega的本能他不想动弹,但身体里作为安迷修的那部分又催促他马上离开。这两种思想在他脑内的角斗场撕咬,而直到他听见了那人的声音。


“……安迷修?”


那声音哑着,带着些许疑惑,随即仿佛在空气中嗅见了什么异样的气息。那人正要开口,却被安迷修打断了。


他说:“雷狮,你现在最好离我远一些。”


 


-


 


气息暧昧的交织。就算雷狮识趣地收了收他那放荡不羁的信息素,可还是阻止不了易感期的Omega被alpha的信息素激得发情的事实。


 


“你是个Omega……安迷修。”是陈述句,他毫不意外地听见了安迷修的喘息声加钟,甚至带着某种勾引人的甜蜜。雷狮勾了勾嘴角,仿佛安迷修现在的行径极大满足了他的私心。他慢步靠近扶着墙的安迷修,道:“需要帮忙吗?”


 


他早对这个人抱有心思,无关性别,今晚发生的荒唐事只是助兴的一个小环节。


他想。


 


 


-


 


在贫民窟时被抓住打一顿发泄是狼狈,一周都找不到食物也是狼狈。而安迷修最讨厌的狼狈,是现在这种状况。


被抓住脚踝,细细地亲吻躯体,信息素的交融让他浑身上下都舒服得发颤,此时此刻他那些讨人厌的记忆又冒上头来,让他对压在他身上的这位alpha产生莫大的厌恶与恐惧。身体霎时间僵硬,而那位正开拓这位新生omega的alpha强硬的掰开安迷修遮住半张脸的手,强迫他睁开眼睛。


“安迷修,好好看着我。”不是一个强暴者,不是一个alpha,而是雷狮。


 


分不清是灯盏的光让他发昏,还是他真的受了雷狮的蛊惑,他睁开眼,入目的是雷狮的鼻梁,眉头,眼睛。他很少这么仔细地打量他,但现在他大脑不大清晰,竟只是浮现出这一个念头来。


是雷狮啊,太好了。


-


小滴滴乖乖把门开开(靠)


-


 


 


安迷修睁开眼前,思量着雷狮会不会离开了。他们昨晚并没有标记,及时最后时刻他的生殖腔已经为这位alpha打开,雷狮也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而退了出去。


或许是根本不想标记的意思?


   


    安迷修抱着这样的想法睁开眼睛,却看见紫眼睛的alpha侧着身子望着他,上身还带着昨晚一夜的欢快印记。


 


   


“做我的omega。”他直愣愣的冲进安迷修的眼睛。


深切的,并不是因为昨夜一事就要对人负责的意思,而仿佛经过了几多考虑,积淀了多少爱意一般开口。


 


这话仿佛从极远的地方赶来,左拐右拐随着千言万语来到安迷修的耳边,一时间将他的世界震得嗡鸣,甚至造成他暂时性的失聪。


他想,这话怎么能是Alpha对一个omega说?他每日都在看见无数的Omega被玩弄,也看着无数的生命在那些不对等的爱之中凋亡。但如果这一对象忽然换做了雷狮,那么一切就开始变得不大对头。作为安迷修与雷狮的那部分情感像虫网那样缠绕纠缠,无论如何都不会因为性别而有所改变。他知晓,但他从未想过做被豢养的尘埃,却仍未这句话掉下泪来。


这些滚烫的东西,包括这让他无措的情感,忽然掉进他沉积了几多年的灵魂尘埃里,在一片黑暗中透出丝光明。


 


雷狮看着他的眼睛,说。


 


“做我的,安迷修。”


 


 


 


 


-灵魂尘埃-fin


 


 


又是没填细节的修仙产物(。)


还完了债。来揭秘,其实这是皇骑paro的系列文(靠)


↓建议阅读顺序↓


灵魂尘埃(r18)→家畜与狗(r18)当您收到一个幼安


总而言之,其实是皇骑paro的be线(顶锅盖跑


 


 

评论

热度(311)

  1. 执骨生花 转载了此文字
  2. 又铭君 转载了此文字
  3. leamom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lemon
  4. 唯见江心秋月白. 转载了此文字
  5. 抹茶味的云糕( ˘•ω•˘ ) 转载了此文字
  6. 弥足九远。 转载了此文字
  7. 这是一个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
  8. 曲真 转载了此文字